Dear Amber

Here.

深夜大排档

       这样的深夜里,偶尔会感觉到饥饿感慢慢从胃里冒出来,像刚洗完澡那样轻盈干爽。像我一直认为那样,声音,感觉,温度,替我们记住了太多故事,抓住这种感觉往后追索,记得的是毕业旅行时,凌晨一两点,喧闹的游戏过后,也是带着这种亲切的饥饿感,我们一行人到酒店外试图找到一家还在营业的大排档。夏夜最是喜人,不像白日里的燥热,树影、虫鸣、晚风,少年,都喜人。

    是五个人还是六人个人呢?我只记得我们一直循着酒店门外唯一一条路往黑暗处走,东拉西扯,见到某些路灯仍亮着就高兴。我们是不是还讨论过走夜路是否可怕?嗯……除非有人陪伴。我也不记得我们是走了多久了,但是真的找到宵夜摊的惊喜是确切的。

       就算只剩炒粉和啤酒。

       那天刚好是林的生日。他这个人向来不爱记住无实质意义的事情,没有特别开心的回忆,也不知道伤心是什么,所以18岁生日到底是怎样特别,他大概也忘了吧。

       我却记得啤酒的颜色和不同材料一并倒下锅的香气,他们的笑声,以及某一种与胃无关的饱足。

       去年在长沙,十一月下旬,一直在酒吧里待到人家要关门打烊,出来已凌晨两三点,刚刚还是熙熙攘攘的老街都已经睡了,深秋的风卷起几件垃圾,我穿两件衣服,冷得半死,为了取暖跑起来。就好像,大家都睡了,剩我们两个傻逼。当然,其实还有各种深夜大排档,烧烤,关东煮,炒饭炒面,才刚准备开始他们的夜晚。近日进食甚少,却喜欢流连校门外的小食街,拥挤热闹,混乱简陋,这个姑娘咬了一口肉夹馍,眨眨眼,那个男生吸了一口汤,似乎太烫了,那边还有几个妹子拿着筛子,夹起一把凉拌菜,我爱极这人间烟火的模样。似乎所有人,真的是所有人,都迫不急待地认真地奔向简单美好的食物,世界一下子单纯可爱起来。所以我也喜欢深夜的大排档,宵夜并非不食不可,因此它更多一份人情味。这些人深夜未眠,是因为是繁重的工作吗?还是因为和好友或恋人一起,时光不够厮磨?也有人把宵夜当生活习惯吧,对他们来说,两点钟,是蛋炒饭的味道吗?还清晰地记得在南京时,炒面档的女人挥一个大勺,利落地抛锅,面条在跳蹦床的情景,她问只要鸡蛋的阿叔是不是没有带够钱,要免费给他加肉。夜晚真是温柔。

       而在长沙那时,是不是往烧烤加了好多辣椒,吃的时候完全不觉得冷了。于是深秋的风,还卷起了许多话语,从我的发端抖落下来,又被吹到远处。

       无论是深秋还是初夏,在这样温柔的夜晚里,去吃大排档都太合适了。


评论 ( 1 )

© Dear Amber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