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ear Amber

Here.

『谁可以像你一叫我就心跳』

被这句歌词洗脑了(>_<)

一直不停地在脑海重复播放。

最近找了几首何韵诗的歌来听,别有风味。

《再见露丝玛莉》可以算是她的经典金曲吧,连同《露丝玛莉》一起的两个同性故事,“如果,她这样动人,何以,不可以对她一见动心”,听得我都想找个干净美好的女子的来爱!

更喜欢这句,尤其(或者说只有)唱第一段时,很自然就想到一个比喻,动人的歌,就像挠得恰到好处的痒。她的感情与歌词,百转千回后,真挚又无奈。

让人想起所有恋爱关系里,情人间的亲密代号,仿佛咒语,只有你能使出的魔法,叫我动弹不得。

评论

© Dear Amber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