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ear Amber

Here.

失恋第六天

说是失恋,我连被抛弃的话都没有听到,如果我把前因后果一一说明,说不定别人都会说:你这种所谓失恋,完全是自编自导自演的独角戏。

这正正是我最郁闷的地方。

我记得有一天在床上哭,突然问室友,如果我莫名其妙地死了,说不定等我的尸体腐烂发臭了,他都不会知道。而这样一个人,居然自称是我男友。


这样一个人,突然你会完全找不到他,不接电话、不回短信,一天又一天,我开始担心,他会不会出什么事了。漫漫长夜给我足够时间发挥我的想象力,我甚至想,只要他平安无事,什么都可以原谅。但是原来我做不到。

因为这样一个人,无聊至可以一个晚上在发呆,而且不愿给我一丝平安的信息,可以在别人为他担心伤心后坦然自在到一个道歉都没有,依旧对我嘻笑道:你的期望值太高。我才知道,原来关心一个人想他平安也是一个过分的期望。

温情的话也好,绝情的话也好,他仍旧沉默着,不吐出其中之一。

真的好累。

 

中秋节晚上,家人欢聚一堂,给小妹妹挂起了五六个灯笼,黑夜中的柔光,映着明月,煞是好看。

欢声笑语中,我知道若我一直背负这番疑虑,我永远不能放松。

于是忍不住给他打了个电话。


忽然就不想写,我为什么一定要记住这些?

没有相恋的证据,至少有失恋的证据。


对面很吵闹,我知道我的不合时宜。

依然是这样态度,从头到尾只有我一个人在伤心,果然是自导自演。

难过到极点是不是就可以解脱,下一秒即如释重负。


他不爱我,是的,他一点都不爱我,我这个人,他一点也不在乎。

我在得出这番结论长吁了一口气,我终于找到答案,至少不用再猜度。


[不要我的我不要,不爱我的我不爱。]

这是谁的歌?


他不爱我,我对此无能为力。


这样就够了。

评论

© Dear Amber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