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ear Amber

Here.

狂潮

慢慢地,养成当初很怕会有坏习惯:机不离手,在微信上叫我一声,可能比你在旁边叫我回得更快。我知道,我只是空虚而已,没有方向目标,大概是这样子。不过我还是比很多人积极,因为有很多很多欲念。

听爸爸说,以前,爷爷当家那时候,我们家很穷。当然那时很多人都很穷。爸爸有一次讲,他去卖菜,发现猪肉板上会沾好些肉糜,他就等收摊了到猪肉档把砧板上沾的肉糜搜刮下来,做成肉饼,给小他十岁的弟弟吃,他说,他吃得好高兴,还说,哥哥,肉真好吃。可爸爸一口都没吃。那时我忍着,跑到楼上才哭出来。

上了大学,敢一个人往外跑了,我经常在谈起我的旅行经历时,撺掇爸爸自己去旅行。家里的环境自然好很多了,可爸爸还是有各种理由,放不下这个家是他最常说的。各种理由,我都能一一反驳,我能言擅辩。他总是会说,我还要供你们三个上大学,你每次出去都还是花我的钱。他总是觉得,旅行要花很多钱,就算像我这样只是偶尔去去,从此以往也是不可行的。在他看来,我是今朝没酒也要今朝醉的人,而他,则是从我们一出生就想到很远的将来。

后来后来,我慢慢理解到他有他的困局,那种无奈,我无法辩驳,甚至即将面对。所以我有想办法,去自己去想去的地方,不是很远但是一直想去的地方,想办法去满足自己一些心愿,尝试去做一些事,也许微不足道,无疾而终,也算做过。

舍友们总是说,我们一起去哪里哪里吧,到最后都只是说一说。我想了想,发现大学以来,我说要去的地方,还真的都去到了,慢慢地,一点点地。

爸爸之前并不知道,我是自己一个去四川的,去之前和回来以后我都没说什么,说真的,其实自己一个更开心。不过可能他会觉得,璐璐都可以自己一个去那么远回来,而且也没有花很多钱啊,也玩得很开心啊。所以前几天他自己去了一直想去的西安。他出发前后,我一直有点担心,怕他玩得不好,怕他不习惯。看这两天发我的微信,多虑了。

为了攒旅费去做兼职,很负责任,搞得自己很累。有时我也会想这样值不值得,那么辛苦去换钱去满足自己,就会想起陀飞轮,用几多心跳,换一堆堆发票,用我尚有,换我没有。随后就会发笑,你这样也觉得陀飞轮跟你匹配?!可笑,是因为我清楚,世间有更多艰辛。经常看到有朋友,轻易买到我心仪的玩物,去到我向往已久的地方,亦会羡慕,但很淡。有人会觉得不公平,记得天海佑希在一部日剧里对重罪犯说过“你们觉得自己不幸,出身不好,遭遇不好,所以才犯罪对吗?可是我要说,有很多比你们出身、遭遇更不幸的人,也没有走上犯罪这条道路!”我几乎从不怨责这个世界的不公平,因为不公平才是常态。不知道是不是迂腐,我始终觉得,自己努力换来的,更让我自在。

真正会让我羡慕妒忌的,是一些很清楚自己想要什么的人。工作需要认识了别的学校一些表演者,他们有些真的衷心爱着表演,而最幸福的是,他们可以以这些养活自己。

兼职,或者说实习,虽然我总是在说好烦不想干了,但真的有让我学到东西。我是很不自信的人,一直怕自己做得不好比不上前任,但接触越多,我才发现像我这样其实是很难得的。上个月就跟家电提出请辞,干下去没有意思,我也不光是为了那点钱工作的,结果他们都不愿意我走(有本事提高工资啊!),我应该也很难找到接任人。其实我可以做很多事,我只是不相信自己可以做到。

常常说谢谢,每一次都是衷心的,有些事,旁人无义务为你做到,但他做了,对此,每一次我都心存感恩。可能有些人并不是这样想,难免生气,不过价值观不同,我劝自己多看开。想来我也虚伪,一句话说出口,早已转了好几圈,该不该说,该怎么说,语气如何拿捏,话题如何切换,足够圆滑。朋友说,你朋友圈分十数个组,斟酌措辞,累不累啊?

还好吧。

评论

© Dear Amber | Powered by LOFTER